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治动态 >> 文章正文
一个母亲的呼吁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网络  阅读:

 

    本网按:单纯从文章的描述看,判8年挺重的。

    如文章描述事实属实,被告人周群在遭到死者一方酗酒滋事以多欺少挑衅攻击的情况下,持刀自卫(而不是攻击对方)符合一般人的正常反映,并无明显过当。酗酒攻击一方在此情形下仍不收手继续围殴被告人造成酗酒围殴一方死亡,即使有证据证明系被告人所为,也完全可以认定为正当防卫。

    对比美国,如果这样的行为都不能认定为正当防卫,那么最近美国白人警察枪击黑人案,不仅应当起诉白人警察,而且应当判故意杀人罪!美国警察可以在嫌犯不听指挥并预判嫌犯会攻击自己的情况下连击数枪致其身亡,而本案被告人是在遭到多名酗酒之徒挑衅殴打并在持刀自卫的情况下,仍遭到围殴时致其死亡,就具体起因或情节而言,本案的被告人面临情势要比白人警察严重的多,但美国的白人警察却可以获得免于起诉,本案的被告人却被判8年牢狱。举重以明轻,虽然不是同一国度,但理是相通的,自然的正义绝不能因国度的不同而有如此巨大的差别。

    从常理分析,面对一群酗酒滋事恶意挑衅之徒,特别是在妻儿遭到欺凌的情况下,作为丈夫的被告人难道不应挺身而出吗?事实上从相关报导看,被告人挺身而出起初也是拿香烟打招呼而不是以恶制恶?在打招呼无效并遭到多名酗酒人员进一步凌辱及攻击的情况下,持刀自卫(而不是攻击)也有错吗?在持刀自卫威慑无效仍遭到围殴的情况下,放下刀也许更是一种懦弱的表现,更会助长酗酒滋事之徒有恃无恐的气焰!法律虽然排斥以暴制暴的行为,但法律亦赋予公民在遭到不法侵害时的正常抵抗与自卫的权利!如果对本就有暴力前科的人在此情势下做出这样行为进行定罪判罚尚可勉强接受,那么对有着良好工作前程与家庭背景,没有任何劣迹前科与暴力倾向的大学教授也做出这样的行为,我们就不得不思考否定这样行为的防卫属性并如此重罚是否符合《刑法》第20条关于正当防卫的立法本意,这样的判决是不是限制或剥夺了普通公民面对不法侵害行为时抵抗与自卫的权利。理论上我们每个人都有遇到同样情势的可能,在相同的情境下,法律究竟是让我们忍气吞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是依法自卫,我们有没有自卫并反击的权利!这是我们每个人所要思考的问题。

    也许有人会说报警,但远水救不了近火,在这种情势之下,报警并不能立即阻击被围殴的状态,更不能以此排除或否定公民面对不法侵害时的正当防卫权利。

    以上是从法律的层面从术的层面分析,但在司法实践中博主的观点并不为大多数司法官员所认同,司法官员在认定是否属于正当防卫时往往并不重视事件的起因及行为人的主观意图,更多的是从行为人的客观行为及后果判断是否属于正当防卫亦或故意伤害,由于防卫动作与攻击动作很多情况下并无明显区别,防卫的表现形式很多情况下就是直接伤害对方,以削弱对方或使对方丧失伤害自己的能力,对于这种防卫性伤害,司法官员往往只看到伤害及后果,却忽视了行为人主观上防卫的属性,从而造成以客观行为及后果定罪量刑。

    在死者为大的国度里,不分青红皂白的对“伤害者”进行法律制裁确实会起到对死者家属的安抚作用,也符合司法官员对“命案”有所交待的心理,但却造成很多行为人在主观上属于防卫心理,客观上也符合防卫条件,但就是因为造成重伤或死亡结果而被一概否定正当防卫,这显然是错误的,实际上也是在变相剥夺公民依据《刑法》第20条对不法侵害行为所享有的正当防卫的权利。

    所以在辩护策略上,如果要转变司法官员的这一普遍心理或司法现状,单凭在个案中的法律辩护往往是不够的,我们可以在道的层面做一些工作,我们可以发起更多人对这一问题的重视与思考,可以发起社会公众对这一事件进行讨论,讨论公民在遭到一群酗酒之徒挑衅及不法侵害的情况下可不可以抵抗或自卫或者说有没有正当防卫的权利!《刑法》赋予公民正当防卫的权利究竟应当如何行使,正当防卫的尺度在哪里?如果本案被告人的行为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可或支持,那么被告人在本案中的行为反应就具有普遍性、正当性与合理性,法律不应压制或剥夺普通公民对不法侵害行为者抵抗或自卫的权利,法律更应该尊重并保护普通公民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利,支持并保障公民对不法侵害者的依法行使正当防卫的权利,而不是纵容不法侵害者侵害或殴打他人。

    甚至,被告人一方还可以调查酗酒围殴人员的社会背景,这与本案在法律上虽然没有因果关系,但这些人平时品行与在本案中行为显然具有内在的联系与惯性,如此前一贯如此或劣迹斑斑,则相对于有着良好的工作前程与家庭背景的大学教授而言,大学教授处于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状态下被动自卫则更加可信、更加必然,社会舆论如形成这种共识并站在这一道德的制高点上,让全社会批判这一行为,自然也就映衬被告人行为的正当性与正义性,如果被告人行为的正当性与正义性获得社会的普遍认可,获得社会力量的支持,相信司法官员的主流观点也不会背离社会主流民意太远,最起码也不会判得如此之重!

    律师辩护策略不能仅局限于法律在内,而需要综合多方因素、在不违法的情况下调动一切积极的有利的力量,形成一股有利于被告人之势,并势不可挡,则律师的辩护策略也就成功了!

    被告人母亲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在具体的辩护策略上,一定要认识司法机关或司法官员对本案的主流观点,在司法主流观点与被告人的观点或预期存在较大分歧时,如何弥合这种分歧,特别是在自身力量不足以转变司法主流观点时,如何站在更高的支点上放大自己的观点,合理借助发挥其他力量补强自己力量的不足,有时也是律师辩护时所要考虑的。

一个母亲的呼吁

                                            ——还原事实真相 吁求公正执法
    2014年12月19日下午,扬州市邗江区人民法院就今年3月15日发生在力宝广场群殴事件中造成一人因伤死亡一案,第二次开庭。法庭不顾律师强有力的辩护,最终认为我儿周群“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判处有期徒刑八年。我认为所谓“故意伤害”纯属邗江“公检法”的主观臆断,既无据于法理,亦无依于事实。我不得不将真实情况昭告于社会,吁请大家支持我们的正当要求,还周群一个合理合法的公正判决。
    今年3月15日19时许,我儿周群(扬州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钢琴硕士生导师)一家三口在扬州市区力宝广场晚餐后倒车准备离开时,遇到了王永怀等人驾乘的面包车阻挡,周群妻下车与其协商倒车让路,这帮喝醉酒的年轻人,非但不让,反而出言戏谑,恶语相向,周群妻无奈只好去请求管理人员来协调。其间,周群下车与对方好言协商,孰料对方非但不可理喻,而且将点燃的香烟砸到周群脸上,遂发生纠缠,对方的同伴四五个人亦一拥而上,并殴打上前拉架的周群的儿子(13岁)和妻子。周群在被逼到靠近车子的时候,为了防卫,从驾驶座下取出几天前学生送给他的一把工艺品刀,目的想吓退对方。然而,对方非但毫无收敛,反而格外嚣张,并且冲上前夺刀,对方同伴也同时上前对周群进行围殴,在多人纠缠的情形下,王永怀突然倒地,他的同伴则迅速作鸟兽散。对此,周群让妻及时拨打了110,其后,他们一家随公安人员去了派出所。王永怀被120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之后,死者家属一方多次到各相关部门前喊冤,大造舆论。对此,扬大周群的学生们十分愤慨,准备也举行示威,声援老师。为了防止事态扩大,我们尽力劝阻了同学们的义愤之举,并积极同对方谈判协商。我们认为尽管周群没有伤害对方的故意,但毕竟对方的人死了,所以我拿出我全部的养老积蓄,儿媳卖掉了两辆汽车,并向众亲友借贷,最终以赔偿124万元同对方达成谅解,签定了谅解协议书。
    周群于3月21日被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逮捕。5月4日邗江分局以同样的理由向扬州市邗江区人民检察院送达了“起诉意见书”。
    9月18日,周群案在邗江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检察官的起诉书秉承公安邗江分局的意见,认定周群犯“故意伤害罪”。鉴于有自首情节,并积极向死者家属赔偿取得谅解,且对方过错在先等因素,故建议法院判其有期徒刑六至八年,而周群的口供自始至终都说拿刀是为了吓退对方,并无伤人之故意。“我拿刀有错,但并不想伤人。我绝对没有捅他”。辩护律师分析,刀刃进入死者腹腔有三种可能:一、周群刺进去的;二、据法医检查测定,死者当时血液中酒精的含量为224mg,接近醉驾标准的三倍,属严重醉酒,他没有自控能力,还要夺刀,完全有可能自己撞上去的;三、在混乱的纠缠中,死者的几个同伴推搡围殴把他送到刀尖上去的。在法庭辩论中,就法医鉴定报告中公诉人也当庭承认导致被害人死亡的刀系他人所刺,这个他人也不一定就是指周群。现在,包括死者的同伴在内没有任何人证明看到周群挥刀刺向死者,那么,说周群“故意伤害”就不能成立。只能以“过失伤害”定罪。
    我们认为,律师的辩护有理有节,无可辩驳。然而,在第一次庭审后的三个月,邗江法院再次开庭,仍然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周群有期徒刑八年,实在有失法律的公允!
    我们承认,周群拿刀是不可原谅的错误,应给予其必要而恰当的惩戒。然而,他没有主动伤人的故意与行动,确系事实。为了防卫,拿出有震慑力的器具,也属环境使然。而邗江“公检法”以“明知会造成伤害后果”的情况下仍然拿出刀具,所以就是“故意伤害”,实在是一个不能令人信服的逻辑推理。当周群面对四五个人围殴时,他真要想伤人,完全可以挥刀乱舞。然而,包括王永怀的同伴没有一个人看到他挥刀。既然没有挥刀,哪儿来的伤人故意呢?
    邗江“公检法”的逻辑很像一副对联所描绘的:“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
    事实上,从一开始对周群就实施的“有罪推定”。请看“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提请批准逮捕书邗公(上)提捕字[2014]52号”的一些文字:
    一、“犯罪嫌疑人周群于2014年3月15日被抓获归案”。
    明明是周群夫妇自己报的案,主动跟你们去了派出所,何曾要你们“抓”?
    二、明明是多人围殴周群,“提捕”书上却写成王永怀与周群“两人发生口角”,似乎王的同伴都是“看客”,毫无关系。
    三、“犯罪嫌疑人周群窜回到自己奥迪车内拿出一把事前放置在驾驶员座位下的单刃尖刀”。“窜”字的含义,学过汉语的人都懂,普通人的行为能用“窜”这个字吗?这个字只能用在坏人身上。未经调查审判,你们已经认定周群是“坏人”了。
    众所周知,周群是扬大艺术学院的优秀教师,为国家培养了不少优秀人才。现在,正当他可以为社会作出更多贡献的年华,却因他的不慎过失而锒铛入狱。作为他的母亲,我悲痛万分,无论从精神上、经济上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流着泪而百思不得其解:一双弹钢琴的手能持刀伤人吗?!在备受煎熬的等待中,我祈望法律能给我儿一个公正的判决。然而,我不明白,为什么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邗江“公检法”要强加给周群一个“故意伤害罪”而判刑八年呢?他们是不是又在制造冤案呢?
    所以,我吁请全社会关注这一冤案,客观还原事实真相!为犯了过错的优秀教师说句公道话,为国家法律的公正、公平得到落实,施加你们的影响。
    谢谢大家!

                                                        周群的母亲
                                                    扬州市市一中退休教师
                                                         朱馥嫄
                                                        2014年12月21日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浅谈社会抚养费征收难的..
·关于制定扬州市市区房屋..
·新公司法的若干缺陷与补..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
·刑事案件证人证言证据的..
·河南周口检察机关在办理..
·房地产合作开发的性质、..
·原告徐某某诉某某市公安..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